江重光

(*゚ェ゚*)耶!

翟翟今天没有饭:

当初觉得好有意思
写下来好像有点羞耻


食缘
华武
————纪念和小道长相遇(请停止你不罗曼蒂克的行为)


武当晴朗的日子有很多,但那天是最明媚的一天。山林间鸟雀啁啾,青松翠竹随山风盈盈而动,留影婆娑。


华山贫困弟子和往常一样,蹲在金顶前的石灯上打坐。


“有没有人给口饭吃,华仔想要奔小康想长高。”华仔听闻有脚步声,便开口说。


“我自己都吃不饱。”小道长拿出纸片剑在华仔旁边开始跳舞。华仔听闻后睁开眼,看着这个身穿卧夕凉,步下惊鸿的道长愤愤地说:“十个道长九个揭不开锅,还有一个在跳舞!”小道长听后,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跟这个坏脾气的华仔理论,而是高呼道:“我要吃穷武当!”


华仔一听急了,这样我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在金顶要到饭,走向小康了。于是大步走过去去,一把抱起小道长,就要把他往旁边的百炼炉里扔。


“你那么能吃,相比肉也挺多,”华仔仔细打量着怀里的人,不得不感叹,武当当真是个好养人的地方,这小道长着实好看,碧蓝的眼眸澄澈无瑕,纯真的看着就想欺负。华仔舔舔嘴唇,低头凑近小道长的耳边说:“华仔没有饭吃,肚子饿,那只能把你拿来炖汤了。”


“我,我自己下去。”小道长被华仔看的不好意思,别过头去。华仔微微勾唇一笑,心底盘算着待会怎么忽悠他。可惜,小算盘还没有打起来,就被人打断。


“炖华仔!华仔好吃!”一位暗香小姐姐突然现身,对着华仔就滋一水枪。华仔打了一个激灵,松开了抱着小道长的手,伸手去拧衣摆上的水。但小姐姐仍不断地对华仔“开枪”,华仔心想,等小姐姐的劲头过了就好了。可是,等到华仔浑身上下都湿透之后,小姐姐依旧没有停手,华仔忍无可忍,转身对小姐姐说:“求您停一停,华仔感冒了,没钱买药的。”
小姐姐收了手,华仔怕她等会再次打扰自己的计划,便抱起小道长往玉虚宫的方向走去。


过道上没有什么人,只有那两人的身影印在石板上绰绰。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谧地只能听到脚步声和风扰树叶的飒飒声。在一棵桃花树下,华仔把道长放下说:“这里就没有什么人打扰了,你不可以跑,等我把衣服烘干。”


“等我去做个衣服,马上回来。”小道长说完便足下三点,没了踪影。华仔安静地在百炼炉旁边打坐,等小道长回来。倘若他不回来,那就天天蹲着等他。


约莫一刻钟后,小道长回来了。


“哇,有烤华仔吃了!”小道长在旁边摆了个凳子,看着华仔。


“华仔不好......”还没等华仔把话说完,小道长就扑了上来,亲上了华仔的脖颈。华仔顿时脸红到了耳根,倘若是到华山,没准还能看到华仔头上升起的袅袅白烟。


“你啃了华仔,下面我要来啃你了。”华仔转过头,看着小道长。小道长马上退后几步说:“那我们打一架。”


华仔慢慢站起身,掂了肩膀上的花瓣说:“打架,不是不可以,如果我赢了,你是我的;我输了,我是你的。这样,还打不打?”华仔转过身,不敢去看小道长,生怕被拒绝了。


寂静再次袭来,隐隐若若的桃花香在鼻尖萦绕,噼里啪啦的柴火燃烧声焦灼着华仔不安的心。


“打。”小道长说着,在华仔面前插了一番旗,华仔迅速接下了,跳上跳下地拆招,忙的满头大汗。


华仔赢了,小道长郁闷地打坐说:“明明修为差不多的....”


“那要不要我站着给你打?”华仔看看道长委屈的身影,心想莫非自己下手太重了。


“胜之不武,不要。”小道长说着就躺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地上凉,我抱你。”华仔把人从地上抱起来,小道长身上有淡淡的清香,很好闻。小道长低着头开始戳手指,华仔抱着他穿过回廊,往家的方向走。


然后:
“这个房子有点小,还漏水.....”
“我很好养的,一顿也就六亩地多一点。”
“???我现在把你还回去还来得及吗?”
“不要!”小道长紧紧地保住华仔不松手。
“那我还是要饭养你吧....”

   
评论(4)
热度(10)
  1. 江重光 转载了此文字
    (*゚ェ゚*)耶!
喜欢,想。割舍如断肠。
© 江重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