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重光

帝文。:

想要还这狗屎生活以颜色,因此一时拼命,然后后继不足,咬牙切齿其实只是三分钟热度,向前狂奔的人中途摔倒在地,爬起来的时候又已一天过去,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最后他开始悠闲地踱步,看着远远跑在他前面的人,心里想,这都是些傻瓜。被生活打磨得得意忘形,只有偶然一个无人的夜里想起过往种种,像模像样地感叹时间带去所有冲劲,其实有个小人藏在他心窝里,说出了实话。没什么一定要活下去这种事情,我只是假装自己有好好努力,给自己一个假的交代罢了。

   
评论
热度(18)
  1. 江重光帝文。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想。割舍如断肠。
© 江重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