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重光

(*゚ェ゚*)耶!

翟翟今天没有饭:

当初觉得好有意思
写下来好像有点羞耻


食缘
华武
————纪念和小道长相遇(请停止你不罗曼蒂克的行为)


武当晴朗的日子有很多,但那天是最明媚的一天。山林间鸟雀啁啾,青松翠竹随山风盈盈而动,留影婆娑。


华山贫困弟子和往常一样,蹲在金顶前的石灯上打坐。


“有没有人给口饭吃,华仔想要奔小康想长高。”华仔听闻有脚步声,便开口说。


“我自己都吃不饱。”小道长拿出纸片剑在华仔旁边开始跳舞。华仔听闻后睁开眼,看着这个身穿卧夕凉,步下惊鸿的道长愤愤地说:“十个道长九个揭不开锅,还有一个在跳舞!”小道长听后,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跟这个坏脾气的华仔理论,而是高呼道:“我要吃穷武当!”


华仔一听急了,这样我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在金顶要到饭,走向小康了。于是大步走过去去,一把抱起小道长,就要把他往旁边的百炼炉里扔。


“你那么能吃,相比肉也挺多,”华仔仔细打量着怀里的人,不得不感叹,武当当真是个好养人的地方,这小道长着实好看,碧蓝的眼眸澄澈无瑕,纯真的看着就想欺负。华仔舔舔嘴唇,低头凑近小道长的耳边说:“华仔没有饭吃,肚子饿,那只能把你拿来炖汤了。”


“我,我自己下去。”小道长被华仔看的不好意思,别过头去。华仔微微勾唇一笑,心底盘算着待会怎么忽悠他。可惜,小算盘还没有打起来,就被人打断。


“炖华仔!华仔好吃!”一位暗香小姐姐突然现身,对着华仔就滋一水枪。华仔打了一个激灵,松开了抱着小道长的手,伸手去拧衣摆上的水。但小姐姐仍不断地对华仔“开枪”,华仔心想,等小姐姐的劲头过了就好了。可是,等到华仔浑身上下都湿透之后,小姐姐依旧没有停手,华仔忍无可忍,转身对小姐姐说:“求您停一停,华仔感冒了,没钱买药的。”
小姐姐收了手,华仔怕她等会再次打扰自己的计划,便抱起小道长往玉虚宫的方向走去。


过道上没有什么人,只有那两人的身影印在石板上绰绰。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谧地只能听到脚步声和风扰树叶的飒飒声。在一棵桃花树下,华仔把道长放下说:“这里就没有什么人打扰了,你不可以跑,等我把衣服烘干。”


“等我去做个衣服,马上回来。”小道长说完便足下三点,没了踪影。华仔安静地在百炼炉旁边打坐,等小道长回来。倘若他不回来,那就天天蹲着等他。


约莫一刻钟后,小道长回来了。


“哇,有烤华仔吃了!”小道长在旁边摆了个凳子,看着华仔。


“华仔不好......”还没等华仔把话说完,小道长就扑了上来,亲上了华仔的脖颈。华仔顿时脸红到了耳根,倘若是到华山,没准还能看到华仔头上升起的袅袅白烟。


“你啃了华仔,下面我要来啃你了。”华仔转过头,看着小道长。小道长马上退后几步说:“那我们打一架。”


华仔慢慢站起身,掂了肩膀上的花瓣说:“打架,不是不可以,如果我赢了,你是我的;我输了,我是你的。这样,还打不打?”华仔转过身,不敢去看小道长,生怕被拒绝了。


寂静再次袭来,隐隐若若的桃花香在鼻尖萦绕,噼里啪啦的柴火燃烧声焦灼着华仔不安的心。


“打。”小道长说着,在华仔面前插了一番旗,华仔迅速接下了,跳上跳下地拆招,忙的满头大汗。


华仔赢了,小道长郁闷地打坐说:“明明修为差不多的....”


“那要不要我站着给你打?”华仔看看道长委屈的身影,心想莫非自己下手太重了。


“胜之不武,不要。”小道长说着就躺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地上凉,我抱你。”华仔把人从地上抱起来,小道长身上有淡淡的清香,很好闻。小道长低着头开始戳手指,华仔抱着他穿过回廊,往家的方向走。


然后:
“这个房子有点小,还漏水.....”
“我很好养的,一顿也就六亩地多一点。”
“???我现在把你还回去还来得及吗?”
“不要!”小道长紧紧地保住华仔不松手。
“那我还是要饭养你吧....”

帝文。:

想要还这狗屎生活以颜色,因此一时拼命,然后后继不足,咬牙切齿其实只是三分钟热度,向前狂奔的人中途摔倒在地,爬起来的时候又已一天过去,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最后他开始悠闲地踱步,看着远远跑在他前面的人,心里想,这都是些傻瓜。被生活打磨得得意忘形,只有偶然一个无人的夜里想起过往种种,像模像样地感叹时间带去所有冲劲,其实有个小人藏在他心窝里,说出了实话。没什么一定要活下去这种事情,我只是假装自己有好好努力,给自己一个假的交代罢了。

鹤之姿

“哟,新来的又惹师父生气了,蹲这儿搓重阳衫呢?”

“唉……给你支个招。”

“春节时武当山下会有庙会,别看掌门师父平时凶巴巴的样子,邱师叔上次带了几串那里卖的糖葫芦回来,他还挺高兴。”

“你可以去试试看。”

“告辞!”

啊!太可爱了!xx光速去世!!

良辰吉日:

*GIF圖,特別無聊注意(。

正在做的小玩意,預計五月發布(美好願景)

这个要慌,问题很大( =•ω•= )

(◦˙ω˙◦)

超凶!!!

七凉GOP:

啊咧啊咧,我爱罗说的时候声音超级严厉的说(∼‾▽‾)→))*‾▽‾*)o

在南京拍到个帅哥。

[林方]刮地皮 1

再不发出来我就憋死了……
————————————————————





1.
五点半下班,今天没活动和加训,唐昊在steam上捞到了款游戏 。

《Catch A Lover》.

抓小三。
真劲爆。

回头瞄了眼,一帮家伙大多都半死不活地在那儿关电脑,准备收拾东西关电脑。看这死尸般的速度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人。

他瞅了瞅半个月前刚分手的林枫,还有夏休期即将被他娘拉去相亲的阮哥,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鼠标。

战队的兄弟大都没有对象,哥几个都养成了闭口不提这件事的默契。

不过昊哥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唐昊他嘚瑟地翘着二郎腿,桌子都跟着在抖。
对面差点被洒了一手咖啡的刘皓意味深长地看了唐昊一眼。

他宛如看智障一般的眼神让唐昊突然觉得非常受伤。

不过他忽然福至心灵,立刻点进去先试了几把。

就给队里的单身汉们看看,什么叫有对象的好一派过来人风范。



2.
十二赛季五月下旬,兴欣主场对霸图。

韩老大哥在星期六就带着全队飞了过来,顺便捎上个正好要去杭州的林敬言。

一路上一起说说笑笑很开心,林敬言很开心 ,来接机的方锐也很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问方锐高兴个什么,方锐憋着个憋不住的笑把手机摆给他看。

五期青龙帮

暗无天日 上传了视频[18.73MB]

鬼刻:哇这是在干嘛

暗无天日:老吴,重点错了
暗无天日:你不觉得他们挤一起看着就很热?

一枪穿云:有点

鬼魅才:就算这四十度的大热天,老刘你们那开了空调,应该还好

暗无天日:方哥路子野,我现在就去关/再见/再见

鬼魅才:你等等!我不是那意思!

海无量:哈哈哈记得手下留情啊!

鬼灯萤火:要惨要惨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点开了视频。

视频没多少长度,他第一眼看到了熟悉的呼啸训练室。电脑桌前围着几个小伙子。右下角不时飘来飘去一只白色的咖啡杯。

情况应该是刘皓站在远处默默旁观,他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积极地指点江山。

“拿电击枪电那个情夫,别让女的挡着了!”

“哇这女人的蛇皮走位666”

“唐昊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换我上!”

“不不不昊哥看似惊险万分,实则稳如老狗。还有小赵你挡我视线了。”

“他在卧室!就你旁边!快快快快快!!”

林敬言被方锐半拖半拽地拉回了兴欣,和几个还在网吧的老对手和小朋友打个招呼就上了楼。方锐立刻开了两台机,拉开了椅子招呼林敬言坐下来。

楼上不在训练的时候还是相当安静,不开荣耀也就看不到战队相关的东西,可以大大方方地请人来玩。

“你想玩他们那个?”林敬言问。
方锐闻言点了点头。



3.
沸腾的训练室终于安静了片刻,所有人的命都悬在了刘皓正微微一笑准备按下遥控器按钮的那一根手指上。

“大哥冷静,小的知错!放过空调,一切好说!”

唐昊把平时方便联盟里各位一起玩、专门搞直播的大型同性交友网站账号调了出来。
双方最终达成了和平协议,带手机的看b站那号的直播间,没带的就着电脑凑和凑和。

虽说屈服于副队长的淫(?威之下消停了不少,不过气氛到底还是被唐昊搞了起来。有些个闹腾的撺掇着刘皓说
“皓哥你也来看?”
被他回了句光看着多无聊。

“那……你来玩啊?”郭阳说。

“不了,回家好好歇歇,后天微草那群操着京片儿的要来,对上貌似够呛。”

……………………

眼看副队揣起账号卡就要走出俱乐部门口。

想起副队在嘉世大晚上单独走回家的背影。

回忆副队去雷霆上车时朝他看了眼的表情。

oh!damn it!

郭阳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他的小心脏正在受到剧烈的抨击!他如果再不做些什么他的良心会受到谴责!他将会一生都无法越过这道坎儿!

于是他情急之下说了句

“下赌玩儿怎么样?”

欧皇停下了脚步。


tbc.

👏👏👏







夏休,有些回家的跑的比香港记者还快。
叶修还以为方锐怕到了那儿会找抽就没回去,实则不然。





“hào哥!”

“哎!”x2

“hào哥我没叫你,我在叫hào哥啊。hào哥你快过来,研发那儿喊你来看新银武。”

“好,我马上来。”来自刘皓。



五分钟之后。

“哎hào哥!网游那边赵哥跟人杠上了,你快来看看。hào哥也在就叫他也过来啊快点儿快点儿!”

“来了来了!小王八蛋这才半小时啊……”来自唐昊。



全都能奇迹般地听懂,可能这就是新呼啸的骚操作。

回来看看老东家的林敬言和方锐躲在门后笑成了傻子,没敢出声。

生日快乐。

[2016.10.07喬一帆生賀]

喜欢,想。割舍如断肠。
© 江重光 | Powered by LOFTER